交易时间:每周一至周五 09:00-17:00
亚洲主要进口国需求疲软 海运煤价格承压下行
2020-04-21 11:31:54 中能快讯 来源 : 煤炭资源网

  随着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国中国和印度由进口海运煤转向国产煤,主要煤炭出口国越来越担心煤炭在亚洲这个全球最大市场的销路。

  路透社专栏作家克莱德•罗素(Clyde Russell)撰文称,近日海运煤需求现疲软迹象,澳大利亚高品位动力煤、印尼低品位动力煤以及澳大利亚炼焦煤价格均承压下行。

  汤森路孚特(Refinitiv)船舶追踪和港口数据显示,4月上半月,前三大煤炭进口国中国、印度以及日本的港口卸货速度同环比均有下降。

  尽管从历史上看,由于4月份处于冬季用电高峰和夏季用电高峰之间,以往海运煤进口量普遍较为平缓,但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种下行压力越发明显。

  中国是首个因新冠肺炎疫情实行封闭措施的国家,而目前国内已逐渐恢复经济活动。不过最近几周,中国国内煤炭价格也开始大幅下降。

  中国煤炭资源网数据显示,4月16日,CCI5500动力煤价格由今年以来的高点576元/吨已下降15.6%,至486元/吨。

  这意味着当局可能会再次鼓励贸易商和电厂限制动力煤进口,以支撑国内煤价和需求上涨。

  5、6月份海运煤进口可能面临更大的压力,早些时候已有迹象表明中国煤炭进口量将会下降。

  路孚特数据显示,4月上半月,共有870万吨煤炭在中国港口卸货,如果下半月仍维持这一水平,4月份进口量或将达到1740万吨左右。

  尽管最终数据可能会更高,但中国4月煤炭进口量大概率会低于3月份的2340万吨和上年同期的2110万吨。

 

  印度需求本土化

  在印度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4月上半月,印度煤炭预估进口量为580万吨,由此预计4月份进口总量在1160万吨左右。而随着到港煤船数量增加,尤其是来自主要供应国印尼的船只,最终进口量可能还会上升。

  不过,4月份最终进口量预计很难达到上年同期的2060万吨,或是3月份的1690万吨。

  4月12日,印度《经济时报》报道称,印度煤炭部长普拉哈德•乔希(Pralhad Joshi)已致信各邦首席部长,要求他们停止进口煤炭而改用国产煤。由此可见,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滞将导致对动力煤和炼焦煤的需求双双下滑。

  4月上半月,日本煤炭进口量为570万吨,预计当月进口总量将至少达到1140万吨,仍远低于3月份的1490万吨和上年同期的1320万吨。

  尽管日本经济并未像印度那样受到限制,但由于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暴跌至历史新低,或将带动日本煤炭用户向天然气转变。

  海运煤炭价格已经开始对亚洲需求前景疲软做出反应。GlobalCoal交易平台数据显示,4月16日,纽卡斯尔港6000大卡动力煤价格报收于59.05美元/吨,较1月13日达到的今年以来峰值72.25美元/吨已下降18.27%。

  4月15日,新加坡交易所印尼低热值动力煤期货报收于29.87美元/吨,较今年以来的峰值36.51美元/吨下跌18.2%。

  当日,新加坡交易所澳大利亚炼焦煤收于136美元/吨,较3月初触及的几年以来高点161.99美元/吨下降16%。

  尽管今年以来所有品牌煤价均承压下行,但未来几个月,中国、印度和日本等主要亚洲市场进口需求下滑或将继续对煤价带来下行压力。(本文编译自路透专栏作家克莱德•罗素评论文章:Seaborne coal prices under pressure as demand softens in China, India)